2019年6月25日,新疆喀納斯景區臥龍灣。中國網記者 董小迪 攝

中國網7月17日訊(記者 董小迪)新疆是很多中外游客觀光游覽的首選。在新疆北部,伊犁、塔城、喀納斯等地串起了北疆旅游的精品線路,這里有植被茂密、氣候涼爽的國家森林公園,有野花遍地充滿歐洲小鎮風情的喀納斯景區,也有景色醉人、芳香撲鼻的薰衣草莊園。

伴隨著旅游業的發展,新疆人的“錢袋子”鼓起來了,精神也富起來了,游客眼中的美麗新疆,更是本地人眼中的幸福新疆。

2019年6月26日,新疆伊犁的薰衣草田。中國網記者 董小迪 攝

從“光棍村”到“網紅”打卡地 北疆旅游帶來新商機

空中俯瞰伊犁河谷,90%的田地都是紫色的。這里誕生了繼法國普羅旺斯、日本富良野之后的世界第三大薰衣草種植基地——霍城。這些紫色的小花為霍城帶來馥郁的芬芳、醉人的景色,還有接踵而至的游客和商機。

在霍城縣清水河鎮和蘆草溝鎮及周邊,薰衣草主題旅游景區讓原本安靜的邊疆小城熱鬧起來,酒店爆滿、飯館無座,當地其它特產的銷售也被帶火。

霍城縣蘆草溝鎮四宮村黨支部書記潘林告訴記者,四宮村曾是土地貧瘠、糧食作物收成不好的貧困村,人均收入只有6000元左右,因為窮,村上的小伙子大多娶不上媳婦,是遠近聞名的“光棍村”。

經過近十年的推廣,如今,村內薰衣草種植面積近95%,吸引了大批游客前來觀光,成了“網紅”打卡地。2017年,四宮村以此為契機,開始發展旅游業,為村民增收。“村民可以自行投資建民宿、農家樂,可以將土地賣給老板,還可與投資者、運營公司合作,拿分紅。”潘林說。

四宮村致富帶頭人、第一批種植薰衣草的農戶馬陵飛率先開起了農家樂。馬陵飛告訴記者,他的農家樂年收入在20萬元左右,今年他計劃改造農家樂,為日后開民宿做準備。

潘林告訴記者,通過薰衣草種植、加工、觀光旅游,四宮村村民的人均收入已增至22500元。目前,四宮村成功打造了12戶民宿、14戶農家樂,吸引了北京、湖南等地的生意人來投資開店。今年國慶前,四宮村計劃再打造20戶民宿,進一步提高接待能力。

2019年6月25日,在新疆喀納斯景區內,窩斯盼·馬勒克站在自家民宿前。中國網記者 董小迪 攝

從牧民到民宿老板  喀納斯旅游讓牧民增了收、開了眼

窩斯盼·馬勒克是土生土長的喀納斯人,他從逐水草而居的傳統牧民成為收入可觀的民宿老板,這得益于喀納斯旅游業的發展。

2018年,喀納斯景區全年接待游客677.9萬人次、增長46.1%,單日接待首次突破10萬人次大關,旅游綜合收入41億元。

窩斯盼說,喀納斯發展旅游給當地人帶來了巨大的變化。“村民們頭腦靈活了,技能多了,也會掙錢了。”

窩斯盼告訴記者,他以前是個純粹的牧民,家里養了100多只羊、30多頭牛,年收入六、七萬元。放牧之余,窩斯盼順便為游客提供租馬和簡易住宿賺點小錢。與游客交流后,他的思想開始改變。2014年,窩斯盼第一次走出布爾津縣,到北京、三亞等地考察民宿。

“當時喀納斯的住宿點很不規范,都是亂建的,屋里沒有衛生間,趕上下雨天,有些老舊房子會漏雨。”考察歸來的窩斯盼不顧父母的強烈反對,改建了不到10間民宿。讓他沒想到的是,2015年,他的民宿盈利30多萬元。

現在窩斯盼的民宿規模已擴大到30間,同時還經營著一家餐廳,每年的收入能到達到七、八十萬元。比起收入上的變化,窩斯盼認為思想上的轉變更重要。

“以前我對旅游行為很不理解,2014年之前,去過最遠的地方是布爾津縣。” 窩斯盼說,在經營民宿過程中,自己與外界交流多了,思想也放開了,“現在,我每年都要出去旅游。”

幾年前,窩斯盼把兒子送到了城里上學,希望他在日后能有更好的發展。今年,窩斯盼還與其他牧民一起,成立了合作社,希望能帶動村民一起致富、一起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