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雜志社主辦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圖片 > 正文
推薦閱讀
八項規定 改變中國

十九大報告指出,全面從嚴治黨永遠在路上。一個政黨,一個政權,其前途命運取決于人心向背。人民群眾反對什么、痛恨什么,我們就要堅決防范和糾正什么。(來源:12月8日,新華社) 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堅定不移全面從嚴治黨,全黨理想信念更加堅定、黨性更加堅強,黨和國家的各項事業發展有了更加堅強政治保證。但黨面臨執政環境的復雜性和復雜性,黨內的思想、組織和作風不純等突出問題。實踐證明,管黨治黨,關系黨國家民族前途命運,必須下更大決心、勇氣、氣力抓緊抓好。 5年前,《八項規定》出臺,全面從嚴治黨由此“破題”,開啟了一場正風肅紀、激濁揚清、刷新吏治的作風之變。5年后,當初僅僅600余字之規定,卻扭轉著時代風氣的深刻變化,使黨風政風煥然一新;而今,它仍具有強大的威懾力,依然是全面從嚴治黨的重要手段,只憑這一點,它已遠超當初許眾人預期;而且,當時認為公款吃喝等中國官場的“老大難”問題,竟然出現如此顯著改善。 作風建設,成績斐然。5年來,黨中央以身作則,率先垂范,身體力行,把八項規定作為作風建設切入點,把全面從嚴治黨為突破口,緊盯重要節點,從件件具體問題抓起,堅決杜絕“節日腐敗”。截至今年10月,全國累查處超19.32萬起,處理超26.3人,黨政紀處分超14.5萬人,真是累累碩果,成績卓著,體現了黨中央全面從嚴治黨和狠抓作風建設的堅定決心與毅力。 這5年來,具體到各地,也都交出了作風建設滿意“答卷”。一開始就堅持問題導向,從具體的、細小的問題抓,從月餅、粽子等“小事小節”入手,狠剎“四風”。截至今年10月,全國查處違規公款吃喝等三類突出問題共超4.55起。其中,在2013和2014年占68.6%;2015年占17.1%;2016年占10.8%;2017年僅占3.5%。顯然看出,違紀存量和增量在大幅度減少,這更足以證明:八項規定,改變中國。 作風建設永遠在路上。創新監督手段,充分利用互聯網、新媒體和新技術,大大拓寬監督渠道,相信群眾,依靠群眾,形成群眾監督的濃厚氛圍;“八項規定”修改實施細則,著重對改進調查研究等方面內容,作了全面規范、細化和完善;中紀委推出八項規定精神“表情包”接地氣,換新天。十八大以來,中央十二輪巡視和各級巡視巡察均把作為重要監督內容和監督手段逐漸固化為制度,構筑成反腐“天羅地網”,讓隱變“四風”無處藏身。 八項規定,改變中國。只有將八項規定深入人心,徹底轉變工作作風,提高干部效率,把好方針政策落到實處,才能不斷推動黨的事業前進,得到群眾的擁護,中國的明天才會希望。才能讓百姓感受到了實實在在的變化,不斷深入人心,人民滿意,世界關注,“八項規定”精神牢牢扎根中國大地,讓中國政治生態煥然一新。

更多法治
十年禁毒在人們心中聳立一座豐碑

積大德 行大善 十年禁毒在人們心中聳立一座豐碑 ——記廣東省珠海市禁毒基金會原理事長李南華 本刊記者 王寶彬 也許,歲月能改變山河,但歷史將不斷證明,有一種精神永遠不

蝦稻連作發源地探尋潛江小龍蝦紅火的奧秘

日期: 2019-07-18 14:37:21    來源: 新華網   
分享到:

圖為潛江市積玉口鎮寶灣村蝦稻連作發源地,遠處是一棟棟兩層樓小洋樓。新華網 肖進安 攝

  新華網武漢7月18日電(肖進安 李征崢 夏國燕)近些年來,由位于江漢平原腹地的湖北潛江刮起的小龍蝦“紅色旋風”席卷全國,走向世界。潛江小龍蝦在不停刺激人們的味蕾,讓人們大快朵頤的同時,也成為農民收獲真金白銀、脫貧致富的“紅色精靈”。近日,新華網采訪團隊來到潛江“蝦稻連作”發源地——積玉口鎮寶灣村,探尋到潛江小龍蝦紅火的奧秘。

    “水袋子”寶灣村不堪回首的貧窮時代

  驅車駛進寶灣村,一排排兩層樓的小洋樓映入眼簾,通村公路上不時有小汽車駛過。蝦稻田里綠油油的秧苗長勢喜人,在小龍蝦四五月份高峰季過后,又一個豐收季值得期待。據村干部講,寶灣村家庭小汽車擁有量已經超過了六成,全村300多戶除少數幾戶因病因殘致貧尚未脫貧外,絕大多數家庭都已經步入了小康。

  而二十年前的寶灣村卻不是這般光景。

  積玉口鎮黨委書記劉平介紹,寶灣村所在的積玉口鎮是一個水網湖區。這里既有潛江市海拔的最高點,也有潛江市海拔的最低點,但大部分地區地勢低洼,而寶灣村正好位于積玉口鎮的低洼處。

  寶灣村位于積玉口鎮西南部,北靠借糧湖,南抵田關河,西臨牛灣湖。早在二百多年前,境內的野豬湖魚蝦滿湖,菱角、蓮藕等物產豐富。據傳說,那個時代湖內還有一寶,每到夜晚,夜深人靜時,湖心便有一“火球”,人們把他叫做“夜明珠”。久而久之,人們稱此湖為“夜珠湖”,后演變為“寶灣湖”,后來村名也改為寶灣村。

  1969年,由于田關河的開挖,寶灣村不僅被占用大量的農田,寶灣湖湖水泛濫時的下瀉通道也被阻斷,寶灣村上千畝農田長期受到水的困擾,成了典型的“水袋子”村。

  新華網采訪團隊在寶灣村采訪時發現,村子里不少家庭門口的空地上都放有一艘小木船。村民說,那些“低田”(地勢低的稻田)水太深,當年要劃著船去割稻子。

  低湖田有水排不出,一年只能種一季中稻,秋收以后不能冬播,沒有任何收益。由于人多田少,種田成本高收益低,寶灣村村民紛紛拋荒外出謀生。村里的留守老人種完一季水稻后,靠打點野魚補貼家用。

  1998年夏天擔任村支部書記的劉主權說,他當村支書時,村里窮得叮當響,當時村里有一百多萬元的債務,其中欠鎮里的提留款就有五六十萬,村里靠借高息交提留,最后債務越滾越多。“當時干群關系緊張,村民和干部經常為交公糧和提留、電費扯皮打架。”

圖為2008年劉主權在潛江寶灣村蝦稻田勞作(資料圖片)。

  一百五十畝承包田與不安分的劉主權

  劉主權告訴新華網采訪團隊,當村支書時,除了村里有巨額的債務外,他還面臨著“兩難”。一是村民把低湖田當作包袱,不愿承包,即使承包了也是拋荒,村里大約有150畝拋荒田。二是鎮委、鎮政府嚴禁農田拋荒,要求消滅拋荒田。

  為完成鎮里下達的消滅拋荒田的指標任務,1999年10月,他和村里的電工褚洪榮帶頭承包了別人拋荒的低湖田,分別是70畝和80畝。

  劉主權說,承包拋荒田的時候,家人、朋友都反對,說別人不要的田,他承包下來有點傻。承包這些拋荒田到底種什么剛開始他也沒有什么主意,只是想到作為一名黨員干部,要完成上面交辦的任務。之所以會想到養小龍蝦,跟他喜歡琢磨、喜歡闖的性格有關。

  劉主權打趣說,他有創業的潛質。1980年高中畢業后他一直在不停地“折騰”,做過魚販子、谷販子,還販賣過服裝。他還開過村里的手扶拖拉機,幫別人抽水、打谷,由于路不好走,開始學開拖拉機的時候,經常翻車。到現在他家老房子門前還有三口池塘,他在里面養過甲魚。他說,做生意都沒怎么掙錢,有的還賠本了,但是他就是喜歡折騰。

  劉主權說,當時種蝦子也被不少人看作是不務正業。為了保險起見,第一年,也就是1999年,蝦稻田是分開的,40畝田拿來種水稻,另外30畝田拿來養蝦子,沒想到養蝦子效益還不錯。

  褚洪榮承包的80畝水田第一年沒有養蝦子,一半種水稻,一半種了湘蓮。兩家的田挨在一起,就隔一條大水溝。看到劉主權養蝦成功,第二年(2000年)褚洪榮跟劉主權一樣開始蝦稻連作,養一季蝦,種一季水稻。褚洪榮說,他曾經創造了一天銷售5000元小龍蝦的記錄,5000元在那個年代絕對是一筆 “巨款”。

  稻田養蝦能掙錢,被視之為包袱的低湖田又成了搶手貨。本來劉主權承包的70畝低湖田承包期限是10年、褚洪榮的80畝承包期限是5年。被劉主權、褚洪榮承包拋荒田的老百姓看到養蝦能夠掙錢,紛紛到市里反映,要求收回他們的承包田。2004年,劉主權主動退出了這70畝承包田。褚洪榮承包的80畝低湖田5年期滿后也退了出來。

  不過,2005年,劉主權又承包了積玉口鎮牛灣湖300畝荒湖,開展小龍蝦大規模養殖,一直堅持至今,并于2007年獲得潛江市授予的“蝦稻連作第一人”榮譽稱號。而褚洪榮沒有一直堅持,此后只是斷斷續續養蝦。但他們兩個人是潛江小龍蝦大規模養殖的“吃螃蟹”者,也是潛江小龍蝦產業發展的見證者。

圖為航拍潛江生態龍蝦城。新華網 李征錚 攝

  “快速崛起”的農業富民產業

  7月11日,新華網采訪團隊采訪了積玉口鎮領導、劉主權、褚洪榮及當地小龍蝦技術服務中心負責人和一些蝦農。他們都說養蝦一點都不難,一畝蝦稻一年下來很輕松就可以掙個三五千元,有些精養的蝦田,一畝一年收入甚至可以上萬元。據了解,為動員農民養蝦,地方政府最開始給予農民每畝40元的補貼,隨著養蝦的人越來越多,后來降到了8元,最后全部取消了。

  確實,劉主權和褚洪榮養蝦成功后,蝦稻連作的養蝦方式很快被附近的農民復制。農戶通過這種方式,不僅可以提高糧食價格,還可以通過賣蝦大幅增加收入,是一條不錯的致富之路。一傳十、十傳百,全村人都投入到了養殖小龍蝦的行業之中。寶灣村的村民養幾年蝦后,基本就成了專家。目前,寶灣村也是為數不多的幾個不愿意把稻田流轉給企業集中經營的村子之一。

  積玉口鎮鎮長楊慧麗介紹說,小龍蝦是外來物種,據當地人回憶,大概1991年左右出現在積玉口鎮。劉主權和褚洪榮養蝦的時候,用的種蝦是野生小龍蝦。他們說,潛江水好,土地肥沃,低湖田非常適合養蝦。這種稻田里產出的小龍蝦殼青、肚白、肉彈,人們吃得放心,當地人稱之為“清水蝦”。

  在低湖撂荒田,開挖簡易圍溝放養小龍蝦,種一季中稻養一季蝦,不僅解決了拋荒田的問題,還能成倍增加農民收入,使農民脫貧致富。這種一舉多贏的模式一誕生就得到了潛江市各級政府的高度重視和大力扶持,潛江市委、市政府順應市場需求,提出了打造“中國淡水養殖和水產品加工第一市”的戰略。

  經過近20年的發展,潛江早期的“稻連連作”模式已升級為“蝦稻共作”模式。小龍蝦養殖面枳和產量快速增加,帶動了潛江龍蝦餐飲和加工業的大發展。目前,潛江市蝦稻共作面積已達75萬畝,從業人員超過了15萬人,形成集科研示范、良種選育、苗種繁殖、龍蝦養殖、加工出口、餐飲服務、冷鏈物流、精深加工于一體的產業化格局。潛江市也先后獲得了“中國小龍蝦之鄉”“中國蝦稻之鄉”“中國小龍蝦美食之鄉”“中國小龍蝦加工出口第一市”等美譽。2018年,潛江市小龍蝦總產量達13萬噸,蝦稻綜合產值達320億元。

  世界小龍蝦看中國,中國小龍蝦看湖北,湖北小龍蝦看潛江。

  劉主權和褚洪榮當年承包低湖田養蝦也許是一個不經意的舉動,正是這種不經意的舉動,引發了眾多農民的仿效,加上“油燜大蝦”等餐飲企業的推動,蝦稻共作模式在全國遍地開花,發展成幾千億元的大產業。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一批“草根”英雄的智慧創造,加上地方政府順應形勢的大力扶持,這也許是潛江小龍蝦產業快速崛起的奧秘吧。

圖為航拍潛江小龍蝦夜市。新華網 李征錚 攝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
本網申明:本網轉載此文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如有侵犯知識產權的文章,請與我方聯系必會及時處理。
更多港澳
更多評論